捶衣之美

时间:2022-05-16    来源:融媒体中心    作者:    点击:934次



  捶衣棒扬起,落下,女人们不时调整身体的角度,躲开溅射的水珠。从早到晚捶衣棒落在衣服上的声音,响彻河面,飘向远方。
  老家门前有条河,河水清清,四季常流。临村中间的河边有一码头,供村里三十来户使用。薄雾轻笼的黎明,凉月初浸的傍晚,村里的男人们挑着水桶、女人们拎着或端着一桶脏衣服,挟根捶衣棒,风风火火往村中间的码头赶。
  记忆里,母亲用的是一根梨木做的捶衣棒,是祖母传下来的。它长二尺左右,一头粗一头细,汰捶经年,已被磨得光滑如玉。
  那时,我们穿的衣服都是粗布。穿脏了,母亲又舍不得花钱到供销社买肥皂,就用稻草灰滤过的水代替肥皂洗衣服。草木灰水在古代就被用于洗涤衣物,据《礼记·内则》说:“冠带垢,和灰请漱;衣裳垢,和灰请浣。”因此,每当父亲和我们脱下一堆脏衣服时,母亲就从锅堂里掏出稻草灰,倒在柳篮里,再把温水倒在灰上,滤出的水流到洗衣桶里。母亲用搓衣板将脏衣服搓洗一遍,拧干和捶衣棒一起放到篮子里,拎到村中间的码头漂洗。这时,我们会预先跑到河边,坐在柳树下,看母亲在码头上捶衣服。
  此时,晨曦穿透小河边的一排柳树,洒落在河面上,水波潋滟,闪闪地泛着金光,母亲拎着一篮子衣服,走到码头,挽起裤管,赤脚站在水中,影子映在水里,随波荡漾,忽长忽短,母亲从篮子里取出捶衣棒,把衣服倒在河水中浸泡。这时母亲会捧起河水洗脸,梳理头发,擦膀洗脚。衣服浸泡三四分钟后提起抛在一块半截淹在水里,半截露在水面上的石板上。母亲捶衣,就好像是在做一件艺术品。她把衣服叠成方块放在石板上,右手拾起捶衣棒,扬手举过头顶,猛地向下,捶衣棒“嘣”地一声砸在衣服上,水花四溅。从左至右,又从右到左,敲打几个来回,母亲放下捶衣棒,翻过衣物,继续捶打“砰、砰、砰……”捶衣服也很讲究的,什么衣服捶打什么声音,薄的细布,要轻轻捶打,就像和尚敲木鱼,甚至不要捶衣棒,用手在水中细细揉揉即可。厚的老粗布容易沾灰,就要用劲捶打,才能将污垢击碎,震飞。
  清晨,母亲在河边“砰、砰”捶衣声引来了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。她们挽着柳篮,篮里放着五颜六色的衣物,衣物上压着醒目的捶衣棒,有的干脆把捶衣棒攥在手里,风摆杨柳般地从村东头往码头赶,有的嘴里还哼着动听的小调,把衣服抛在码头的石头上,举起捶衣棒,反复地敲打着,这么一来,倒像唐代诗人李白《子夜吴歌》描绘捶衣的场景“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”。一阵阵捶衣声,在故乡的上空,奏响了每家每户爱的和弦。
  捶衣棒在过去农村家家户户都离不开。自从有了洗衣机、有了洗涤剂、有了自来水,捶衣棒就慢慢退出了人们的视线,留下依稀记忆在岁月深处,成为日后温馨的回忆。(陆金美)


上一篇: 向最后一名看去

下一篇: 墙角花事

评论(0 条评论)
游客
版权所有:凤台县融媒体中心   主办:凤台县融媒体中心 投稿邮箱 fttongxunyuan@163.com
备案号:皖ICP备05016405号-4 皖公安网备 34042102000127
TECHNICAL SUPPORT:THREEA.M